小白龙

一个喜欢兰博基尼cp的五百斤肥柴柴
靠着自己的小爪子打字

I'M YOURS

(三)

圣诞假期时,瑟兰迪尔带着洛基回去和自己的父亲欧瑞费尔一起过节,父亲对这个小家伙很是喜欢,经常抱着他一起坐在沙发上看书,洛基显然也很亲近欧瑞费尔。父亲曾不止一次的夸洛基聪明懂事,还给他准备了礼物,不仅仅是圣诞大餐,还有一套超炫酷的猫咪装备。瑟兰迪尔皱着眉头看他老爸乐此不彼的逗小猫咪玩,问到底是在哪里给洛基买的衣服套装,最后他父亲拿出自己的手机,便了然了。其间还不忘说上儿子两句什么:你也太小瞧我这个老头了吧,儿子你也不要老工作,享受享受生活,我知道你很努力,可是你也要放松一会。

“难道你没看见我养了一只猫吗?”

“哈哈,这个小家伙挺可爱的,到你家多长时间了?”

“三四个月吧,刚捡回来时,洛基瘦巴巴的。”瑟兰迪尔把父亲怀里的洛基抱在自己身上,对洛基来说瑟兰迪尔就是一个大型活动猫爬架,马上就沿着身子爬到瑟兰迪尔肩上站着的洛基玩起了他的长发,还肆意把自己身子趴在瑟兰迪尔的脑袋上。几次说话都被他的动作打断,最后还是瑟兰迪尔小声的警告了一次他才老实下来。

老爷子看自己儿子被一只小猫咪弄得无可奈何的表情就直咯咯的笑,屋外大雪而室内如春,父子加上一只猫的温馨场景可不多见。

唯一让瑟兰迪尔不快的就是洛基在新年聚会上干了坏事,把一杯红酒直接打泼在来客的身上,随机消失无踪。到了晚上睡觉才出来,瑟兰迪尔起初没理他,听见猫爪子在门上瞎挠,没动静了以为走了,结果传来敲门声还有打着颤的“我好冷”。知道是洛基的他下床开门,裸着身子的洛基露出得意的坏笑,二话不说钻入被窝里,奸计得逞,情绪激动时猫耳朵都露出来了。

质问他为什么要捣乱。

洛基抖抖耳朵理直气壮,“那女人我不喜欢。”

“那也不能那样。”

“为什么不可以,我只是个猫,再说了我听见她聊天说想泡你,我当时就十分生气好吗?!”想起来小脸就写满不悦的洛基翻了一个白眼,好像那女人就是他仇敌一样。

瑟兰迪尔自然联想的答案是——吃醋,莫名其妙的高兴是怎么回事。

“吃醋啦?”

“有人和我抢你,我当然吃醋!”洛基只把自己的小脑袋露在外面,整个人蜷缩起来,该死的瑟兰迪尔赶快到床上来,冷!

脾气已消的瑟兰迪尔掀开被子一角,几乎是马上黏过来的洛基躲进他的怀里,“我以为你的目标是征服全世界呢?”

洛基的黑发脑袋埋在他胸口,蹭动好一会才小声说。

“我的全世界就是你啊。”

瑟兰迪尔想说些什么却不能说出来,只是在一声轻笑里抬起手把洛基的黑发理好,那句话应该是整个圣诞里他收到的最好礼物。正准备在洛基的额上落一个吻的瑟兰迪尔却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开门声打乱,脸色突变的把洛基的脑袋赶快摁进被子里,这要是被欧瑞费尔发现还了得!

老爷子看见瑟兰迪尔坐在床上看书,刚才时不时眼花还是什么?怎么感觉瑟兰迪尔身边鼓着的被子瞬间空了?

“父亲,怎么了?”

“我听见洛基在抓门,就来看看。”

说着瑟兰迪尔的被窝里钻出一个黑色的小脑袋,对着老爷子甜甜的喵喵叫。

“没什么,它就是无聊。”

点点头的欧瑞费尔转身离开,正当瑟兰迪尔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他又转头说了一句:“儿子,你书拿反了。”

还好这种事情到瑟兰迪尔带着洛基回到家之后就再也没发生过,随着时间的越长,两人之间的关系是越发稳定,熟悉对方脾性之后倒是有更多手段对付,小打小闹也是增进关系亲密度的一种。只是天气变得越来越暖和,洛基因为成年发情期的逼近显得有些毛躁,连带着瑟兰迪尔都有些慌怕,查资料问医生,洛基自己对于猫生中的第一次发情都没有慌乱,安抚瑟兰迪尔:“不要紧,又不是什么大事。”

“你把全家搞得到处都是味儿,你当然不头疼。”

“那不然怎么办?你又不能完全控制我吧。”洛基的尾巴吊在身下一摇一摇,很是悠哉。

只觉脑瓜子疼的瑟兰迪尔思考了无数种可能,最坏的就是整个房子都被洛基糟蹋一次了,大不了把整个家一换,然后再被他的嚎叫折腾一段时间,最烦的是要是吵着要小母猫怎么办。洛基要是真的是一只普普通通的小猫就算了,偏偏这个家伙还能变成人。

这已经触及到伦理禁区了吧?

更糟糕的是,洛基的发情期还没来,他自己就要出差外地一个多星期,按洛基自己的感觉是还有半个月,瑟兰迪尔来得及有时间照看监管他,不让他太作乱。

意味着要一只猫在家的洛基也是让瑟兰迪尔忧心不已,苦口婆心的交代了所有事情,为了不让他无聊还教他怎么用电子通讯设备,教他看电视。上手飞快的洛基感觉屏幕比毛线团好玩多了,出差临走的前几天还要瑟兰迪尔给他增添了游戏机,还有最新发行的游戏。

短短几天,已经从小猫咪变成宅男。

宅男猫咪学会网上冲浪之后,也不忘和瑟兰迪尔远程视频电话,报告家里情况。猫粮管饱,罐头有多少吃多少,没人管他干了什么,失去管教的洛基想趴在哪里趴在哪里,不会有一个突兀的男声喊他下来。

美好的生活啊!果然上天还是厚待我这个小猫咪的。

但是第二天晚上,洛基就开始想瑟兰迪尔了。

长时间,他睡觉时都是挨着瑟兰迪尔的,没有人陪他,屋子又大又空,从高楼的窗户往外面看,霓虹灯火辉煌,远处的车流不断。一只小猫的身影在窗户前看上去可怜又弱小,回头看是光亮的客厅,电视的声音开着外放,空气里还残留着不多的瑟兰迪尔的气味。

好想他。

不耐烦的甩了甩猫尾巴。

打开卧室的门,变成人形把自己窝在被单里,假装瑟兰迪尔还在,上面全是他的味道,真真切切来源于皮肤。他常用的古龙水里有檀木香,混着清新的柠檬的沐浴露的味道,有什么是他没办法分辨却真真切切的感受到的。所有的一切混在一起,成为了名为“瑟兰迪尔”对洛基有着致命吸引力的气味,他现在空有味道而摸不到人,只能脑袋埋在枕头里深呼吸努力放松心情。

太安静了,他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

洛基感觉自己的心本是一张白纸,现在却在被手捏皱,攥起。

一个人真不好受。

被各种情绪包围的洛基迷迷糊糊的进入梦乡。

他做噩梦了。

梦里有各种各样恐怖的场景,巨大的橘黄色的怪物包围着幼年时的他,说他披着恶魔的毛发,被驱逐,本就孤苦无依的猫咪只身流浪,跟着街上的流浪猫们一起在路边等待食物,睡在小角落里,一边的垃圾桶传来臭味,夏天的阳光慢慢失去温度,天空的远方弥漫无数的乌云倾覆而来。在街道里飞奔,差点被车子撞死,秋天傍晚的一声惊雷,他全身上下的毛都吓得竖起,豆大的雨滴带着不含好意的寒冷拍打在身上,湿冷的毛发黏在一起,路上的人行色匆匆,无人理会他的叫喊,路灯的光照不亮狭长巷子的黑暗。

直到一个男人把他抱进温暖的怀里。

“你好啊,小猫咪。”

接着就是一个干净整洁衣食无忧的家,男人长的很好看,还有一头金发,说话总是很轻柔,会任由自己的小小任性。

“洛基。”

再次抬眼的时刻,同样是自己的家,沙发上却坐了另一张陌生的面孔,那个女人很是面熟,她的裙子总感觉在哪里见过?为什么会那么熟悉?还有为什么她会在我们家?

想起来了!

圣诞节上,我毁了她的裙子!他的脑袋显然还没有搞清楚面前的事实,茫然的看着微笑的瑟兰迪尔,总感觉有哪里不对。急躁,他站起来弓起腰背。

“亲爱的,它吓坏了哈哈哈。”女人的脸模模糊糊,看不见眼睛,只有搽了口红的嘴在张动。而瑟兰迪尔一直在微笑,他想变成人问清楚这到底是这么回事,无能为力,只有口里一声又一声的喵喵叫。

你应该解释清楚这一切!瑟兰迪尔!

“不要怕,洛基,她是我妻子,你看。”手指指向女人的小腹,“我们马上就要有孩子了。”

你为什么会和这种女人结婚?她满脸都写着虚荣啊!

喵。

谁在叫?我没叫谁在叫!

瑟兰迪尔变戏法似的从一边抱出一只小奶猫,金渐层,鼻子里还吹着奶泡。

“洛基,我们想你太老了,我们需要另一只猫来代替你在家里的位置,我们也想找一只猫陪着孩子长大,放心,你现在可以安心的开始你的养老生活了,相信你和这只小猫的……”

声音越来越远,他好不容易被救活的心又沉冷在秋季的雨里,瑟兰迪尔,我不相信,如果你要我接受的未来是这样的……那我不要!你不能这样对我!为什么!?

如果要我这样痛苦,我宁愿没有遇见你!

不尊重我就不要在那个雨天里救我,不要给我家住,不要给我温暖,不要给我得不到的一切再由你亲手毁掉!

 

瑟兰迪尔忙完一天,算好时差给家里的猫打了一个电话。

第一通没接,第二通是马上就传来声。

“瑟兰迪尔!”

堪称焦急,洛基的声音还带着一点沙哑,浓重的鼻音。“你是不是哭了?!怎么了没出事吧?你说?”

“没有。”洛基也就是嘴硬,眼泪珠子还是啪嗒的往下掉,啜泣。

对自家的猫非常了解的瑟兰迪尔信了就是见鬼,手上握着的文件摔在了桌子上,细心的安慰洛基。“不要紧,你说吧,你是我的,没有什么不能和我讲。”

“你会养第二只猫?”

“你怎么会问这种问题?”猫的心思怎么连他人都猜不透了,突然来一句这个,瑟兰迪尔摸不着头脑。

更急的洛基听到瑟兰迪尔犹豫刚刚收整好的心情直接崩了:“你会不会!?你会不会有天嫌弃我又老又笨就不要我,养新的猫?”

瑟兰迪尔发誓他想这个问题的时候比他正谈论的收购案都要努力,一秒钟他想了14000605种答案,然后他开口了——

“不,我永不会这么对你,你的未来我会全程承担,给你该得到的一切,我不会抛弃你,或因为他种理由对你不公,在做选择时我永远会尊重你,这毋庸置疑。”说的又快又急,生怕洛基怀疑他话语的真实性,洛基敏感又多忧,平常吵吵闹闹的不会表现出来,其实很多时候,他还是那个当年刚刚被他从街边捡回来的猫咪。

警觉,充满攻击性,不与人接触亲近,会呆在角落里自己玩,吃饭的时候也要把碗拖到角落里偷偷的吃,还喜欢在角落里藏食物,容易受到刺激,爱炸毛。

一开始洛基到家,瑟兰迪尔花了很多心思,甚至还被抓伤,知道重建猫咪心中的信任不容易,训练和培养都要时间,他没有任何怨念。日复一日对着小猫咪展露他的耐心和温柔,终于洛基愿意在他的面前卸下重重防备。

洛基没有继续向瑟兰迪尔说梦里他更可怕的事了,是那个女人,纵容疯狂生长的占有欲让他想撕掉那个女人的脸,换谁都不行!

“那就好,我就是做噩梦了,没什么。”得到了答案,洛基暂时止住了哭声。“不要担心我,家里一切都很好……还有,还有……”

“还有什么?”瑟兰迪尔冲动得马上订机票回家的心都有了。“不哭,不哭,我过几天就回来。”

“我……想你。”

还没回应,他的小猫咪就火速把电话挂了。

嗯……真傲娇,不过,我也想你啊。


明天不见不散 最起码我是放2.5w啦 看我今天多努力能写还能多少吧der

过完11号我就解放了真的 一大堆牢骚会跟着明天的粮一起 

我不管我不管我他妈的真的很想飙车啊啊啊啊啊哭了可是飙了就写不完了

新婚之夜我不搞一把真的对不起我自己只能以后另加番外了我靠为什么上个月改飙车的时候我没飚呢?我真想分以前的我现在的一半冲动!车门锁好踩死不刹车啊啊啊啊啊

不应当我只是一个小柴柴

救救孩子吧
孩子又卡住文了啊
孩子真的不想写婚礼这种大场面啊
请隔壁老万来帮帮我吧
我真的累了啊
我想开车很久了啊
我写着就像推倒来一场啊
可是这个月是肯定安排不上了啊
明年再来吧啊
我哭了来辆车带我去远方吧!!!





























。。。
...
。。



问一下我一次放两万字你们看的完吗?有可能下半部分要等明年的那种der。

没日没夜的还要准备考试 累

最近状态——
头发是用来掉的,肝是用来爆的,肾是用来亏的,糖是必须撒的,be是我不接受的,太太是用来吹的,cp是必须结婚的。
我昨天晚上搞了一下子搞了好多,都快赶上的暑假的状态了,什么三更半夜发车再把你们甩下去的事儿我真的最近很想做但是我得先把11号的生贺写完再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还要准备考试 然后11号之后我该交粮交粮其他时间——消失,等那天到了,你们就会知道我11天都不到的时间里搞了些什么大事儿。这一篇画风起初还好后来突变,没办法拯救那就这样吧我懒得动了
躺尸吐魂(:ᘌꇤ⁐ꃳ 三

I'm yours

上文石墨连接https://shimo.im/docs/BEBMJpnK12YKtnhu/ 「I'm yours」

(二)

瑟兰迪尔翘着二郎腿坐等洛基慢条斯理的把那一盒罐头解决掉,再把自己的脸好好的清理干净之后,细细讲他的故事。黑猫重回蹲坐在茶几上,绿色的猫眼对上水蓝色的虹膜,视线交汇处似有火花溅开实则是洛基在思考着这个愚蠢人类为什么还不跪下听他英雄的出身,瑟兰迪尔的思路是这家伙可能还在整理语言从哪里说起。

就这样一人一猫对视了差不多一分钟,最后由洛基吃的太饱的一声嗝打破了。

好吧,这个人类既然不肯屈服又这么冥顽不灵,那我就只好屈尊将就了。

“我叫洛基,你不用知道我高贵的姓氏也能猜到我地位崇高,我是猫神,有法术,能幻变成人类,此时出行的时候遇到了一点意外,所以落魄了一段时间,很高兴你提供的帮助,哪天我称霸世界的时候自会分你一点权力,你应该庆幸你是蝼蚁中出色的那个。”黑猫的口张开闭合,吐露的话语在瑟兰迪尔的脑袋里和那些看了电视剧就以为自己拯救世界的破小孩一样。

称霸世界?请问你的猫爪爪会打响指么?

不关心它是不是要称霸世界,因为现在它和别的小猫咪看起来除了会讲人话以外都是一样的,要是这个猫咪真的有邪恶的念头,那他已经死在猫爪之下了。“那你接下来要干什么?洛基先生?”

“当然是养精蓄锐隔日就向蝼蚁们开战!”

“那你吃不吃我家的饭?”这个小猫咪的思想真的是怪怪的,哪天看见别的家伙就该怕了,说不定被欺负了回来还要像个小孩一样哭闹。

“吃。”洛基认为奴役蝼蚁并且利用他们的力量来征服世界没有什么不对的,“为什么不吃。”

“那你就是我的猫,不管你要做什么——你都是我的猫,听见没?”瑟兰迪尔笑了笑伸出手揉了揉洛基的脑袋,对方不想如此的被对待又躲不开男人把它抱在怀里的动作,亲昵的给他挠下巴摸身子,“还有你要是听得懂人话那就好办多了,我今天想给你剪剪指甲,你要是愿意洗个澡是再好不过了。”

听到洗澡整个猫炸开,四只脚乱蹬一番,想去挠瑟兰迪尔的脸却被抬得远远的。“我不要洗澡!我不要洗澡!我不要!”

甚至还不惜再次化为人形,瑟兰迪尔只得放手,洛基落地踉跄后退一屁股摔在地上倒抽了一口冷气喊痛,连忙去把洛基抱起来不嫌他重的瑟兰迪尔选择了一个极为男友力max的姿势。瑟兰迪尔目视前方,就算洛基是他的小猫咪他也不敢视线偏离,全裸,没有任何遮挡。怀里的洛基气鼓鼓的,因为他知道现在就算是重新变回猫咪也摆脱不了要被提去洗澡的命运,还有就是屁股真的好疼,这家伙也不给他揉一下。

“我不想洗澡。”委屈巴巴。

“猫咪神怕洗澡?说出去岂不是要坏你名声。”

“猫咪当然怕洗澡!”

“可你现在是个人,人洗澡就不怕了。我给你放好水,不要怕。”说着推开了浴室的门。

“那你得陪着我。”

瑟兰迪尔想自己是不是真的捡了个小孩回来养着,但还是尽心尽力的照顾着。

怕洛基冷先给他拿了一条浴巾披上,浴缸里水温放好,洛基站着一动不动的四处打量,看见镜子还吓了一跳大喊这是什么妖怪。

“他和我做的动作一摸一样!”洛基手指着墙上的那块方方正正的东西。

“那是镜子!”

不明所以于是痛心疾首的洛基继续喋喋不休:“你们人类为了对付猫咪发明出来的武器?!”

“不,那只是为了方便我们知道自己什么样子。”瑟兰迪尔心累,拿手背试了试水温,差不多了。“过来洗澡。”

一缸水。

洛基鼓起万般勇气想要提起脚尖踏进去都失败告终,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最后都还是瑟兰迪尔一用力把洛基连推带送的给放进去了。

“怎么样?没有那么难受吧。”拿起一边的洗浴用品,挤在手上揉出泡泡再往洛基背后抹。

初觉不适的洛基坐在热水里放松下来,敏锐的嗅觉闻到清新的香气,“好香啊,和你身上味道一样。”

“这你都闻得出来?”

“我可是猫。”得意的撇撇嘴,要是还保持着猫咪的形状说不定还会欢快的叫上两声。

“那你到底是什么?猫还是人?”瑟兰迪尔转到洛基身前来,背后的那部分已经涂上了沐浴露,身前部分的叫这家伙自己来,“给,这是洗澡用的沐浴露,抹在自己身上搓出泡泡。”

洛基接过,拿到鼻子面前嗅了嗅,然后露出一个开心的笑来,就在瑟兰迪尔转身的片刻,他已经毫无顾忌的挤出巨大一堆。可能是真的看到洛基人形的样子就放心大胆的瑟兰迪尔还是太过天真,他的猫把那些液体变成泡泡之后就无心继续洗澡,白色轻柔的泡沫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瑟兰迪尔满头黑线的敲了敲洛基的脑袋,不顾他挣扎时溅起在地上的巨大水花,帮他洗完了澡和头发,全身差不多淋湿的瑟兰迪尔难受的要死,想到还要给他吹干头发就更难受了。

这种事情以后还是交给宠物店吧,他也应该没那个脸在人面前裸奔。

唯有此时顺点心意的洛基终于展现了他的法力,黑发瞬间干燥,柔软的贴在脑后,松了一口气的瑟兰迪尔去卧室拿了干净的衣服给洛基换上,自己则走进淋浴间,才打开淋浴头后看了一眼发现洛基还在浴室里站着。“你可以出去玩了。”

“嗯,我等你洗完澡。”

不知该是高兴还是忧愁的瑟兰迪尔把自己的长发打湿,放松身体,雾气缭绕中那些心思也和水一起冲下下水道。

出浴室之后,洛基果然还在外面呆着,准备去抽屉里拿吹风机,洛基挥手免了这个功夫,弯腰的时间,他的长发就顺着肩膀落下,没有湿哒哒的滴水。或许养这个猫以后就能免除吹头发的时间了,说不定还能烘干衣服什么的,省时省电。

养猫也不是半点好处都没有。

瑟兰迪尔打开浴室的门,看见洛基的身影再次变小消失,睡袍失去身体的支撑掉在地上,一只黑猫从布料里钻出头迈着小步子拐进了他的卧室。把衣服捡起来,瑟兰迪尔打开灯就发现洛基整只猫饼状摊在他的床上,小肚子朝天。

“喵。”

他又像只猫了。

等他坐在床上看书,能感到的是小家伙踩着他的腿在走动,一个黑色的小脑袋从书的上方探出来,前肢一直在挠瑟兰迪尔手上的书面。“喵呜,喵。”

书哪里有我好看?愚蠢的蝼蚁。

明了自己家的小猫咪的需求,宽大的手掌一只揉着洛基的小肚子,不挣扎反还还伸出自己的小爪子想要蹭瑟兰迪尔:“你想我陪你玩?”

放下书开始吸猫的瑟兰迪尔和平日里是截然不同的样貌,抱着猫咪抚摸时流露的柔情似水能秒杀一堆少男少女。

粉红的小肉垫,挠下巴时闭起眼来享受的憨样,略带着奶气的叫声,瑟兰迪尔都要忘了这个小猫咪变成人其实是个成年男性。也不知道是洛基太享受的原因,迷迷糊糊的要睡着的样子,看了看钟时间也差不多,把黑猫放进被窝里,关了灯,最后用下巴蹭蹭这家伙的小脑袋,也闭上眼休息。

自从放纵过洛基一会就会有很多回这是肯定的,从那之后瑟兰迪尔会收到很多奇怪的猫咪叫起方式。

比如早上热乎乎毛绒绒的一条猫压着你的脖子,喘不过气的同时你还感到自己吃了一嘴猫毛;喵喵叫都还是小意思,你能想象一大早有只小猫咪对着你的晨勃踩奶吗?不轻不重又颇有规律的按压,瑟兰迪尔掀开被子就发现两腿之间不老实的洛基,恼羞成怒的提着他的后颈肉放一边,反复强调但是知错不改,你吼他他就装自己是小猫咪,后来勉强想了一个办法就是上床睡觉就变成人形老老实实,然后瑟兰迪尔发现这个决定太错误了,因为洛基怕冷抱着他睡的动作又不好挣脱,两个人同床共枕的姿势太过暧昧。要命的是洛基不知道他的纠结,起床还要亲他一小口。

每天早上他都在纠结——和我睡的是我的猫还是一个男人。

如果是一只猫那我无所谓,要是个男人我感觉哪里就有些不对了。

至于不对的地方,瑟兰迪尔在摸棱两可的边界现在也没有分清楚那是来着一只宠物对你的爱还是一个人对你的好感。

刚才的当洛基的口里蹦出“做爱”这个词的时候。

他又开始问自己了。

从那天把那只小黑猫救回家,他的生活的确出现了些许的改变,先不谈自己的每月开销的变化,每天回家的心情都在改变。下班的那刻,想着自己的家里还有一只猫要照顾,想看它今天状态怎么样,吃的好不好,习惯家里有个喵喵叫的小家伙在你的身边蹭来蹭去求摸摸,它会在你工作的时候捣乱,但是却能明锐的感受到你的情绪变化波动,开心抑或倦累,给你所有他能给的安慰,也许是简简单单的窝在你的怀里,当你看着他的绿眼睛,如同一针镇定剂。自从那次发现洛基是个猫咪神之后,他有段时间并不是常逗弄洛基,潜意识的他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不需要他的过多看护。直到洛基故意弄坏了他的电脑向他抱怨,还有偶尔一次调看家里的监控录像时,门口一只蹲守的小猫咪无聊的一圈又一圈打转,为的就是能在他回家的第一刻得到主人的拥抱。

洛基是他的猫,对他毫不设防,连最珍贵的猫咪肚皮都让他任意抚摸,可是作为主人的他却选择用人类的关系来评判,认为独立长大的成人都应有能力面对孤独和寂寞,以前都还会对他自言自语,逐渐变成只有机械性的呼喊吃饭和嘱咐规则。

所以他是他的猫这点永远没错,他应该继续对他同对待自己的宠物一般;可做爱一词实在又太像个人类说的话,他的猫和人完全拥有同样的一切,有欲望,甚至哪天他都不会满意自己被束缚在这段喂养关系之间,毅然逃脱出走,和他的爱一起。

那个时候他怎么办?

空荡荡的房间深处全是阴影,高大的猫爬架下是它的小窝和饭盆,假如他离去,瑟兰迪尔可能会养下一只,也有可能永远不会养了。继续的原因是因为他习惯了有一只宠物陪着的生活,不继续的原因是因为他没办法再找到另一只可爱的家伙来填补洛基在他心中的形象。

找只猫容易,找个人很难。

瑟兰迪尔有时候嘲笑自己都还未曾失去就已经开始畏惧,生命的未来有那么多离别,连一只宠物都令他手足无措,这不像他。

他应该平静,理智,坦然的面对一切纷杂,并不是他没有感情,是他可重视的东西实在不多,占据他生活的天平,突然的闯入和离开都会增加颠簸震动。没有和失去过的感觉一个天一个地,一个是羡慕一个是遗憾。

因为害怕失望,所以孤独的人们往往总是拒绝付出期待。

当瑟兰迪尔思绪翩飞,他的小猫又爬上他的膝盖,前肢耷拉着他的胸口,脑袋蹭在他的肩窝撒娇。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洛基。

洛基只是乖乖的攀着他的身子不动。


I'm yours

https://shimo.im/docs/BEBMJpnK12YKtnhu/

瑟总裁和基猫咪

今天我心情好给大家先尝尝看看味道怎么样还有后续等以后发车也是

因为傻白甜我觉得有点过但是我还是很喜欢哈哈哈哈

难得写文把自己写出来一身粉红泡泡的感觉  洛基这样的猫或者是瑟兰这样的男人

给我一个吧

瑟基!!!!!!!!!!!!!!!

还有请大家配合bgm食用哈哈哈哈:I'm yours和What If I Loved You

http://music.163.com/m/song?id=28287926&userid=425422345

http://music.163.com/m/song?id=27588467&userid=425422345

和文风不对但是意思是对的 :我是你的猫,我是你的。理所当然的 我养你,你是我的哈哈哈哈

甜甜甜吧!


STARRY NIGHT

https://shimo.im/docs/lVXzIVRr19EWBRGY/

这个是十月份的点梗之二  我还没写完但是剧情写给你们吃

还有就是后续的车以后的以后发 现在我还不想上名单

ps 现在完全看不出来 但是我能告诉你车是基瑟  所以现在发的剧情怎么样都没差随意观看 不care上下完全ok


车已全删  有需私聊

我的天我大晚上被我愚蠢搞到满口脏话!
妈的画画画那么长时间我他妈的自闭啊结果我一个键点错老子一晚上就白费啦?
我真实的想掐死自己
事实证明又想当文手又想当画手他妈的完全不切实际  因为都很费我时间脑力请问那些神仙们会画画又会写文的时怎么下凡的我求求了
真的是哭泣啊啊啊啊啊
放过孩子吧 冷cp他妈我都氪了这么多钱了!救救孩子啊啊啊!
表情包自拿里面有东西